Iris洛

一个大写的攻控。
三分钟热度,爬墙快,颜狗。不喜欢的cp肯定是因为长得丑。

啊啊!朋友们去看看这个被删减片段!阮文想杀自己的未婚夫??总感觉她不简单!!

那个她要杀的是她未婚夫兼代理人没错吧??难道她真的是阿问的女朋友?她和代理人跟阿问之间有过纠葛?阿问的故事是真的??总感觉她并不像电影里表现的那样是个局外人……
《无双》删减片段,张静初是真的好看 UP主: 长街_掌柜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593593?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93166CE6-933C-4132-BCD5-EE680FAA210930538infoc&ts=1539406242422

b站发现的第二个复问mv,朋友们可以去看看!!

【无双】【吴复生x李问】【周润发x郭富城】 | 无人之境 UP主: 灼子欸-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14739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93166CE6-933C-4132-BCD5-EE680FAA210930538infoc&ts=1538820632722

把关于最宝的娱乐圈脑洞搬过来存个档

就特别想看崽的现代明星paro,话很少,但会又乖又优雅地向粉丝鞠躬,休息的时候坐着,腰背很直,工作人员上来给他整理头发,他就静静地坐着也不发出声音。走机场的时候是盐盐的表情,但是戴着小狗图案口罩,可爱得不得了。被粉丝包围,怀里塞满粉丝送的白毛绒绒玩偶[笑cry][笑cry][笑cry]拿不下了也不会拒绝,索性一股脑塞给旁边的经纪人饮岁。

刚出道就接各种大IP大资源,大家都传他有后台,也有说他是被金主包养啥的,后来被扒出爹是某大公司boss,也成了黑挑必酸的点。而且感觉最宝会没什么事业心[笑cry]还想看他上综艺欸

粉丝名字叫什么好呢(瞎操心)

汪汪护卫队[笑cry][笑cry][笑cry...

关于最光阴的一些成语科普。感谢雨小伦同学帮忙作图😘

【袁高】伪面(二)

发现之前的链接被和谐了,补个档。

(一)的地址:http://irisluo547.lofter.com/post/455e90_f50db07


【最光阴中心】《我滴盐系爱豆》

终于把这个脑洞搞出来了,去年也写过类似的脑洞,地址在这http://irisluo547.lofter.com/post/455e90_dd5f0a0,文中的帖子也是截自那篇文,不过因为今年偶像榜排名有变化,所以改了一下。

☆人物都挺OOC的,CP不定,反正是最宝中心。然后有荒初单箭头最宝的情节,介意的不要看。五九设定是团里的大势CP。

☆除一哥以外都叫弟,根据偶像榜排名来写的。

☆不管什么CP,最宝都是攻!不要逆作者CP!!!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继续往下看吧!欢迎提意见!


嘉的cp我现在吃的三对:+r——嘉嘉实在太喜欢瑞瑞了,我一般都是我推喜欢谁我就喜欢谁,只要对方不是太那啥……锤棍——势均力敌相爱相杀皇族婚约星际联姻(x,大概是想看到吃瘪又有点苏的锤锤和可爱的嘉嘉吧,他俩真的可爱,像拌嘴小情侣。德嘉——大人,有我一只狗还不够吗!!(X)无论怎么样,你开心最重要,其他人狗带也无所谓,世界毁灭也没关系,我一定会站在你身边帮你的。还有雷德长得太好看了。

我的话是这样……没有任何标记的代表视情况而定。我感觉自己还是挺小清新的(够了)

大概是这样

存梗

真的好烦在别人的嘉瑞文图视频下面刷嘉嘉九岁梗的人,有毛病啊!什么设定分不清啊,还当真了。你不能接受就不要看呀。

感觉之前瑞瑞帮嘉嘉劈开石头那里,给嘉嘉造成了触动吧,所以嘉嘉这集反过来保护瑞瑞了!就好像以前嘉嘉表达好意的方式只知道追着瑞瑞打架,现在从“杀”学会了“护”(老母亲欣慰)好期待以后的进展啊!

这个画面我看出了社情(喂)

再发一个以前做的存档……时间城众人眼中体。

【霹雳微博梗】

把以前做的霹雳微博梗发上来存个档……会配有当时的微博配文,不要介意。最绮为主,其他多CP。


1.#XX才是本体什么的#

知道绮罗生玩了微博以后,北狗十分好奇,兴致勃勃地也跑去开了个微博,发了第一条po后得意洋洋地艾特了绮罗生……


2.#我究竟有几个好狗弟,为何每个狗弟ID都加了V#

……对了狗狗在绮罗生的建议之下终于挑了一张自己最狂霸酷炫的照片当头像[耶] 


3.梗来自昨天一条热门微博,内含CP#狗绮书素漠御枫樱罗黄羽慕吞雪岁天(?)香情瞉梦球岁(?),孔雀51客串#,大部分是我自己喜欢的或者是道友点的~,雷者慎入。……啊此条名为《物种不同也能谈恋爱》=w= ...

【最九】狐的报恩(未完)

很久以前写的一篇文了,本来打算一直放硬盘的,今天修了下还是决定放出来存个档吧,写了那么多字。非常OOC慎入。对了,还是个坑。


玉阳江畔有一小狐,勤恳修炼千年,已化八尾,只需再化出一尾,就能成为九尾仙狐,飞升上界。

然而无论小狐狸如何努力,第九条尾巴都迟迟不长出来。

小狐狸去问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老,长老告诉他,一直往北走,走到一片树林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有缘人,只要实现那人的一个愿望,它就能化出第九条尾巴。

于是小狐狸怀着忐忑的心情,沿着玉阳江一直走,进了一片树林,果真看到一个人端坐在树下。

小狐狸眼睛一亮,问眼前的人:“你有什么愿望?”

坐在树下吐息的人眼也未抬,只答道:...

【最光阴中心】江湖杂记(一)

武侠paro,对应的人物应该都蛮好猜的。最宝中心的文,CP还没决定,哈哈

江湖上有一个人人闻风丧胆的门派——魔教。
没人知道魔教原来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十几年前一个神秘高手一夜间连挑六大门派,武林正道无人足以抗衡,没有人知道这个高手姓甚名谁,当有人问到他来自何门何派时,那人随口道:“魔教。”
从此,江湖上就有了一个人人闻风丧胆,神秘莫测的魔教,那神秘高手,大家便称他为魔教教主,他也欣然受之。
十几年过去,江湖人才辈出,风云更替。
魔教有了个小少主。
少主是教主不知从哪儿捡回来的,从小养到大,今年刚满十八。
魔教教主教他读书写字,也教他武艺。
少主十八岁的时候,已是刀法超群,当世鲜有人匹敌。
也是十八岁生辰这天...

【最九】病(上)

#本文出现的所有病症和医学相关都是作者胡诌的,请勿当真。


九千胜是被窗外的蝉鸣声吵醒的。

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色,一股消毒水味道直往鼻间窜。文胥站在他床前,见他醒来,喜不自胜,连忙凑上来,一迭声问道:“醒了?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点水?还是吃点啥?我去给你买点粥?”

九千胜眨了一下眼,道:“本来感觉好多了,但是现在被你吵得头又晕了。”

文胥一下闭了嘴,半晌,才忿忿道:“真是不识好人心!你知不知道你在办公室突然晕倒,可把大家吓个半死,赶紧送你来医院。这一路上我都不知道接了我老爹几个夺命连环CALL,他现在在德国估计得过几天才能回来,一直叮嘱我要好好看着你,搞得我从昨夜到现在...

【纶东】【大男】

翻出来的草稿……在越补档发现手哥在他东面前肥肠娇俏以后,我每天都在坚持大男和自逆CP中挣扎……本来这篇还想写黄暴的,哎


很多时候炎亚纶想到汪东城,都会怀疑那是不是一场梦,这个人是否真的曾经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如果他是真实的,那为什么留下的痕迹好像正在慢慢淡去,他努力地去回忆那个人的体温,头发,眉眼,笑容,但脑海里只有依稀而模糊的影子,他想跳起来去抓住他,不再让他逃走,却满头大汗地从梦中惊醒。

台北夜里凌晨三点,身边空无一人。

他端起杯子喝水,然后去浴室洗了个脸。

水滴顺着发梢滑落,镜子里的人眉眼精致,瞳孔里却空洞迷惘。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怎么那影像竟然和记忆里的汪东城有些重...

【大男】他们在一起以后

傻白甜小段子


在一起以后,在大手的强烈要求之下,他们同居了。

同居生活正式开始,大手不敢再用以前的激烈手段,相处时温柔体贴,间或不顾形象地撒娇卖萌,和男神相处得愈发和谐。 

这天,男神戴着口罩和墨镜,准备出门。 

大手:你去哪?

 男神:我去参加一个漫展……你要一起去吗? 

大手:好啊! 

大手跟着男神来到了漫展,一片人山人海。 

男神拉着大手,一路直奔某个小隔间,砰地关上门。 

大手的心怦怦跳,“这是……要干嘛?” 

“换衣服啊!”男神摘下墨镜口罩,开始脱衣服。 

小隔间是真的...

【袁高架空】茫茫(一)

看起来像是民国背景其实很多东西是作者胡诌的,不要当真,当架空背景看就好。

本来前两天想发的但总觉得该攒多点字数。

希望不会坑。


1.

1939年。甫一立秋的上海,有些萧条。

道路铺了一地金黄落叶,没什么行人,连太阳都懒洋洋的。本是午休时间,一声枪响却打破了这片富人区的寂静。

骚动来得突然,紧接着的是好几道枪声,动静颇大,周遭别墅公馆的下人们知晓是有大事发生了,不管有无主人吩咐,都自发跑去将门户紧闭,深怕祸水东引。

一个穿黑衣的汉子从枪响的公馆内走出来,眉头紧皱,额上都是冷汗,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去,将离开公馆的路都给我封起来!那个人腿上刚刚挨了一枪,一定跑不远的。”

“...

【袁高】伪面(一)

——“我一定会开车亲自来请你吃饭。”

——“我等你。”

离上次演习已经过了差不多半个月,袁朗忙归忙,心里却一直惦记着那个“请吃饭、舍命酒”的承诺。他不喜欢欠别人人情,高城在那次演习中相当宽宏大量,甚至可以说是明目张胆的放水确实让他们那趟任务难度降低了不少。更何况……对于高城,袁朗的感情不只是“欠他人情”那么简单。

袁朗有个不知是好是坏的习惯,他喜欢捉摸人的心理,对人下定义,他享受这种看透人心的感觉。每遇到一个人,他都会下意识地去观察他的行为举止,以此来掌握应对这个人的模式与策略,这让他胸有成竹,有种别样的安全感和成就感。这个习惯也让他在生活中,甚至在战场上,都占尽优势,无往不利。

也许...

前几天给同学看了最宝的图片,她很惊艳地说好帅,然后给她看狗狗,说这个也是他。她说:“也是他?啊……那,那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呀?”因为两种画风的差距满脸震惊的样子。
不知道为啥就突然答不上来,想说“他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吃了很多苦”或者轻松的“这就要牵扯到一段前世今生的故事了”,但最终还是只跟她说:“他现在恢复了呀,过得很好了。”
虽然变成狗狗的那段时期很欢脱,但总的来说这样的欢脱存在是建立在他几乎身死魂消的惨烈之上的,有时候想想也笑不出来。包括他在剧中被冷落啊挤兑啊,自己郁闷地踢石子或者觉得被朋友抛弃了啊,就算编剧有刻意用欢快的场景和笔触去展现,我也没办法真的觉得搞笑,只觉得挺心疼的。他怕寂寞怕...

【存档】【闪恩】#重逢梗#《FATE/Meeting》

都是很久以前写的了,JUST发上来存个档。


※人生中第一篇闪恩文,题目的意思是《命定的相遇》【不觉得写成这种格式很高端洋气咩?不要打PO主!_(:з」∠)_

※OOC肯定有,而且说不定很严重,因为PO主FATE系列的小说和动画都没看完,写的主要依据是神话,和小说里有关闪恩的那几段文字……毕竟这两人在FATE里的戏份……实在是少之又少……PO主写的是自己想象中的两人相处模式……

※原本只想写成一个小段子的没想到越写越长越写越长_(:з」∠)_……

※BGM:《爱在西元前》,灵感也来自这首歌,真的觉得这首歌和这对夫夫很搭……

※冷CP自给自足w,欢迎同好勾搭/(ㄒoㄒ)/~

以上!...

【存档】闪恩小段子

决定把所有文都存一个到LOF了,渣浪时不时崩溃真是吓死我了。


“吉尔,你今日的政务又没处理完。”

吉尔伽美什,不耐烦地:“吵死了,本王才不会为了这些无聊杂务浪费时间。”

恩奇都闻言眯起眼:“吉尔……”

紧张气氛瞬间一触即发。

一场搏斗正式开始,待到“战争”告一段落,两人都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吉尔伽美什抓住恩奇都的手腕把他强压在政案上,随手掬起一把那人的浅绿色长发放于鼻间轻嗅,“恩奇都……”他低低地叫他,声音中有畅快淋漓的低沉笑意,“败于本王身下,你可服输吗?”恩奇都轻微地喘着气,微微闭着眼睛,轻声道:“再来。”“好,本王陪你再打一架!”英雄王颇为愉悦地大笑起来,然后压低了声音...

写写城主嘿嘿嘿,顺便惜惜我宝

时间城主住在殊离山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久到他已经忘了自己原来的名姓,只因他掌管殊离山上那一座神秘异境时间城,久而久之,人们就称呼他为时间城主。

时间城里有很多看不见的人,那些人偶尔会显一显形,却不常跟他搭话。

时间城主是个傲娇的人,他想:山不来就我,休想我去就山。

所以他也不跟那些人深交。

就这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时间城主开始觉得有点寂寞。

一个人的日子还是比较无聊的,这时间城虽然大,但是这么几千几万年下来,每一寸地方他都已经熟透了。

没意思。

但他有天命在身,不能轻易出城。

于是时间城主大手一挥,仿照女娲捏土造人,变出了一群机械人。

为什么是机械人?

城主想,...

【最九】苦境郊游录(二)

这次没时间写文艺版,只有吐槽版。

契弟一个飞身上了文擂台。
九千胜也飞了上去。
两人并肩而立,相视一笑,画面十分好看。
众人一阵骚动。
正在这时,一道蓝色身影也扛着镰刀飞了上去。
众:????
你谁哦?
九千胜也很懵:你谁哦?
幻想中的和契弟对酒当歌笑谈人生的二人世界没了,心塞。
暴雨心奴看着他,露出一个甜腻的笑。
九千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想,又是粉丝。
还是个狂热粉。
他假装淡定地点点头。
比完赛得赶紧跑路。他想。
转头跟文擂台主持人说:开始吧。
辩论赛的主题很哲学。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九千胜说:人生的意义,在于追求自己的刀道,当然,追求刀道的路上是很寂寞的,如果能找到一个相知相惜的知己并肩而行,人生圆满。
他看向契弟。...

脑补了一下霹雳48总选举画面,好歹我也是经历过塞纳河选举的人哈哈哈……有一点点cp向

最宝,端正地坐在桌子前,旁边坐着小蜜桃:“大家好,我是最光阴,来自霹雳48 Team三轰,我今年的目标是……小蜜桃,你希望是第几?好,神七。”
“接下来宣布第五名,得票数一千零九十三,他来自TEAM——”
台下:“三轰!三轰!”“剑踪!剑踪!!”“刀龙!刀龙!”
“他来自Team——三轰——北狗最光阴!”
“大家好,我是来自Team三轰的最光阴,我的目标是神七(眼神大特写,台下粉丝尖叫:啊啊快看他的眼里有星星!!)我做到了,谢谢大家!”
“汪汪汪!”
当晚,论坛。
(称呼参考塞纳河48按排名称呼……不过除了一哥其他都叫弟)
—...

[烈日灼心][伊辛]难逾(39-48 全文完)

星楼:

39









下午两点的时候,呆屋子外头就是啥事不干光坐着,人身上都得冒出点汗来。可老太太的腿脚常年都不利索,听医生嘱咐得多晒太阳,所以这会儿没急着回屋里。






辛小丰早上出门前帮着把藤椅搬到了门口的花坛边上,老太太现在就坐在上头,慢悠悠地拣着菜。






她先是听着那脚步声有些熟悉,抬头一瞅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远远地,像是看到杨自道和一姑娘挽着手,走在一道。后来人都来到跟前了,那姑娘还一下蹲...

射儿好帅😭帅到我想骂脏话了

© Iris洛 / Powered by LOFTER